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虫冢  

2008-07-21 11:09:51|  分类: 矽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家可归的暖风,轻轻拂过无尽的原野,在温柔地呼唤你的名字以前,流浪到世界的尽头。

       呼啦啦,它们说:“我们在寻找一个被遗忘的虫冢。”

 

       曾经和妈妈谈论过关于名字的话题。

       因为父亲家的姓氏奇特,孩子的名字自然也不好取。

     “如果我是男孩,你准备取个怎样的名字?”无聊时,这样问过母亲。

     “明泽。”

     “为什么?”

     “希望我的孩子,不会被任何黑暗吞噬。”

       亲爱的妈妈,你总是先知先觉。黑暗,是比活着更可怕的事情。

 

        牧羊人温热的大手,穿过你那被汗打湿的长发,饱含父亲的深情,你长得,像极了他夭折的女儿。远方的天空,在夕阳的余晖中缓缓倾斜。天与地相交的地方,就是暖风苦寻的虫冢。

  

        渐渐的,变得害怕人群。过年的时候,会在大年初一跑到书城,只为了躲避到家中拜访的人。

        但又,无比地害怕寂寞。不停地,书写着一个人的孤独,冗长的心情,腐烂在心里。

        婷说,我不知道我想怎样。我说,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怎样。

        长夜的细雨滴在仰望天空的眼睛里,浸泡了干涸的眼角。

        甚至被误以为是为年华荒芜而流下的悔恨之泪。

 

        你说:“如果风儿们找不到虫冢该怎么办呢?”大地安慰你说,不会的,虫冢在它的胸膛持续吟唱,它将指引风儿到达。

        那么,若是迷路了呢?     

 

        曾经,有过很多次迷路的经历。一个人四处游荡,最终找不到来时的路。也试过下错车,来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陌生之地。在充斥着密集的高楼和歪歪倒倒的行道树的世界里踌躇,看着天边的暗云渐渐逼近,完全不知所措。喉咙干涩,张着嘴想向路人求助,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在这静谧的世界,惟有心底的恐惧震耳欲聋。  

 

        牧羊人说:“孩子,肉体是死去的树根,灵魂是未倒的枝丫。”身体在挣扎中化为虚无,但是,心未死。千千万万的虫儿,在那寂寞之地,吟唱着。

        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

 

        一直相信灵魂的存在。一直相信,即使某天自己忽然死去,灵魂还是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在那段时间里,想不受任何束缚地去所有自己想去的地方。

        茂密的丛林,参天大树,遮蔽了耀眼的太阳,只漏下几缕温柔的微光,浮尘在其中缓缓飞舞。

        无人处的大湖,湖水清澈,游鱼悠悠,湖边开满紫色小花,不远处,小木屋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还有那深邃的大海,咸咸的海风,脚丫深陷细软的白纱中的奇妙质感,横行霸道的小蟹在你的追逐下惊慌逃走。

         还有那散布着各种古老建筑的街道。灰蓝的墙面,微弯的小桥,长长的覆盖了整整一条街的石板路,潮湿了所有的记忆。

        想要亲眼去看,亲耳去听,亲身去感受。

        想要高声呼喊,我在这里啊~

 

         总有一天,你会与曾经掠过你温热小脸的暖风再次相遇,它们会告诉你远方虫冢的消息,告诉你它们是怎样拨开厚厚的泥土,让那些被困的灵魂一一得到救赎。

 

          每一具腐烂的尸体,都曾经这样鲜活地站在你的面前对你微笑。每一个单薄的灵魂,都不应被遗忘。

          想让,它们的生命,在不变的记忆中重生。

 

          呐,不要担心,我已经听到了,你们唱的歌。

          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