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祸国殃民的单相思  

2010-12-30 20:01:08|  分类: 浮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说:“偶尔,也写写开心的事吧,不然只剩下悲伤了。”

于是,我果断决定出卖妖孽同学,向大家show show她的单相思史。

 

某天晚上,妖孽同学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从外面飘回宿舍,甜腻腻地对我说:“小八(传说我是她第八个小妾)啊,我遇见喜欢的人了。”

我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冷战:“哪家的公子这么不幸,被你盯上了?”

妖孽同学此时已完全进入少女状态,用从前她极度鄙视的蜜糖语气说了一句她从前极度鄙视的话:“咦,你好衰的,这样说人家。”

我彻底无语。

 

这悲剧的单相思是怎样发生的呢,请看案情回顾:

传说当晚妖孽同学和小蘑菇从外面回来,心血来潮地想到艺体楼探险。

因为艺体楼离主教学楼挺远,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不会去的。

悲剧的是,那晚她去了。

更悲剧的是,她不知道趴在哪个舞蹈室的窗户上看见了某个在练舞的男生(大概是音乐学院的孩子)。

And then,她失控了,当然,她有贼心没贼胆,只是趴在那偷看人家,没做啥出格的事。

我说她失控了,是指她的心。

 

事后,妖孽同学这样形容那位男生:

我的天啊~那个男孩子真的是好有气质。

不是单纯的帅,是非常非常有气质,气质男啊~

 

真不知道从前是谁大喊着鄙视一见钟情,

天天表决心一般高呼“我是不婚主义者”,

且绝望地抱怨这世界没有爱情。

女人真嬗变。

 

对此,宿舍的人反应如下:

本人:我为你欣喜,为他默哀。

某娜:哇,琪啊,你终于要摆脱妖孽的魔爪,你以后是我的啦~

海兰:天啊~恭喜你,你终于从喜欢男生变成喜欢女生了。(妖孽同学之前喜欢的是邻班某个帅气女)

 

接着,妖孽同学开始滔滔不绝:

他知道我在偷看他哦,他有抬起头来看我哦 >-<

不行,他真的好有气质啊~我也要变得有气质,这样才能配得上他。

我要留长头发,我要化妆,我要穿裙子~

 

我实在是受不了她那高八度的嗓门,闪去洗澡。

等我洗完澡出来,她还在滔滔不绝地自言自语......

 

然后,她忽然跑过来抓住我的手,

用传说中很温柔但在我看来是奄奄一息的声音对我说:亲爱的,不行,我决定了!

我有不祥预感:你决定干嘛?

她带着邪恶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我要人肉他。

 

当一个电脑白痴手上没有他的照片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却要人肉他的时候,

抱歉,哪怕你一片痴心,我都忍不住要笑了。

 

所谓的小说中毒大概就是如此吧。

她真是闲出病来了。

 

然后,她在电脑前捣鼓了一晚并且不停地悲喜交替地发出“啊~”“唉”的感叹。

再然后,事态恶化,某娜受妖孽同学的传染,又开始了她个人的悲伤情歌演唱会。

一时间,感叹声摧心折骨的歌声此起彼伏,真是比看恐怖片更惊悚。

可怜我的小心脏,一直备受摧残。

 

数日后,妖孽同学病了,被重感冒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很悲伤,非说她得了相思病。

我拆穿她:其实是因为你整天穿得死鬼那么少在宿舍里窜来窜去还隔三差五地为了煲电视剧不吃饭才感冒的吧。

妖孽同学无视我:反正他肯定有女友的啦,反正我们不会有结果的啦,反正他不会喜欢我的啦,那我放弃了。

然后,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扯着我:呐,小八啊~下个学期扫舞盲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接受别人的邀请哈。我要反窜扮男生,到时候和你一起跳舞。

我大为感动:放心,不会有人要我的。不过你冒着被我踩到走不了路的危险和我跳舞,我真的好感动~

妖孽同学当场石化。

 

妖孽同学自己的单相思胎死腹中还不想安生,

快快乐乐地把精力转移到了帮某娜制造绯闻的伟业上。

 

某日,某娜在宿舍和同学通电话,期间说了句:没有人喜欢我啊。

被耳尖的妖孽同学听到了,她立马大喊:有啊~小斌~

惊慌失措的某娜立马挂了电话,转过头来凶妖孽同学:找死啊你。

然后,她平静地拨通刚才那电话,说:喂喂~怎么回事啊,好奇怪,刚才电话怎么忽然断了,是不是你的电话有问题啊?

我和妖孽同学齐齐惊叹:这女人真会演,可以给她个奥斯卡小金人了~

 

终于,我和海兰有感而发:摆脱您俩赶紧嫁人赶紧走,让我们过两天安生的日子。

 

 

 

 

 

 

 

 

此前。失态了,抱歉。

可是,能怎样呢?

那份怨恨,可以支持我走多久呢?

再怎么恨也改变不了什么。

从很久以前,就和某种生活错过了。

我在为我的放弃付出代价,实在是不值得同情。

如果没有这么多羁绊该多好啊。

那样,我的心就可以一直硬下去。

 

 

 

 

最近,很喜欢陈楚生的《浮光》。

“我松开了手/展开了眉头/走回来/为永恒的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