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绿笼子  

2011-03-27 01:31:50|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笼子 - 未折枝 - 夜上藤
       他用力地敲了几下那生锈的铁门,静静地等了一会儿,屋内毫无回应。
       他不禁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它紧闭着。
       “唉。”他看着铁门上那个已经被信塞满的邮箱叹了一口气,“早就废置了吧,这房子,到底是谁啊,每天都写一封信寄到这里来。”
        他仔细翻看信封的正反面,依旧没有找到寄信人的地址。
        他扫了扫邮箱上的积雪,把信放在邮箱上,用一块大石头压好,然后戴上他的邮差帽,蹬着单车走了。
 
 
        
        
         
 
        【该怎么说呢?我只是很倒霉。
            早上,起床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妈妈送的紫水晶手链。
            那些珠子,四处散落,找不全了。
            我慌慌张张地跑去买了一串玛瑙戴上。
            你知道的,我习惯了在害怕的时候伸手去摸那手链上的珠子。】
 
 
 
      
 
        “一定要拆掉那个邮筒吗?”他忽然有些不舍。
       “那一片地区快要拆迁了,地产商要在那里建一个度假村,你觉得一个绿邮筒竖在哪儿合适吗?而且那邮筒不是已经很久没有信了吗?”主管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说。
       “事实上,每天都能从那里收到一封。”
       “哦,就是那封总是寄到那栋破房子还不留寄信人地址的信啊?那更好了,拆了省心,不用浪费我们的人力。”
         可是,一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把信从邮筒收走,骑上单车,穿过繁华的街道,穿过一大片油菜花田,穿过铁道,把信送到郊外的那栋废弃的老房子,还习惯了抬头看二楼的那个窗户,虽然他知道她可能不会再出现在窗前。但是,他没有再和主管辩驳什么。
 
 
 
 
       
 
       【日复一日,
           A国地震了,B国开战了,C国闹盐荒,
           日复一日,我写着信。
           我知道,只要我还写着信,你的心愿就能不断实现。
           日复一日,我写着信,
           只是,你已经无法再拆开它们了。】
 
 
      
        
         他准点来到那个即将被拆的邮筒,
         打开,
         照例看到有一封信安静地躺在邮筒里。
         他把它拾起,锁好邮筒,然后在邮筒上贴上邮筒即将被拆的通知。    
 
         骑车,沿着那条熟悉的小路,来到那栋老房子。
         昨日的信已经被雪覆盖。
         他抬头看看二楼那扇紧闭的窗,以前它一直是开着的,窗台上摆着吊兰,静静地垂下来。
         恩,以前他也来过这老房子送信,常来,即使他的邮袋里没有要送的信。
         那时,这房子还有人住,院子里种满花草,不像像现在这样萧索。
         那时,二楼的窗前偶尔会出现一个女子,朝他微笑,让他觉得很温暖,记在心里。
         总是,情不自禁,骑车到这里,想要看看那一张笑脸。
 
 
 
 
 
        
         【你还记得信落入邮筒时发出的声音吗?
            “咚”
             像落入深井,像会被困死在里面。
             空空的邮箱,只有你写的信,安静地躺在里面。
             没有别的信陪它漂泊。
 
             我一直害怕着,害怕总有一天这信箱会被拆走。
             它会消失,像你一样,
             某天我睁开眼,我还活着,
             而你们却留在了昨天。 】
 
 
 
 
 
        最后一天,他最后一次来到那个邮筒。
        意外地发现邮筒旁边站着一个女子。
        女子转过身,朝他笑了笑,挥挥手算是打招呼。
        那张脸,很熟悉,是他思念的脸,很久以前出现在老房子二楼窗前的脸。
        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她歉疚地说。
       “啊?”
       “那些信,是我寄出的。昨天的是最后一封。”她解释到。
       “是这样啊,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向他解释这个。
       “以前,我和我妹妹住在那老房子里,她最高兴的事,就是看着你骑车从远方赶来。”
       “......”
       “她很害羞,总是在你快要到达的时候跑到楼下。其实,每次你把信塞进我们家的信箱的时候,她就躲在铁门的这边,望着那扇紧闭的铁门傻笑。”
       “......”
       “那时,我偶尔也会站在二楼,对你笑,希望你可以推开那扇铁门。其实它没有锁,她为你开着。但是你没有。”
       “后来,你,额,你们忽然消失了。”他不知该说这些什么,他从来不知道,门后还有一个她。
       “那些信,我从这里寄回老房子的那些信,其实,全部都是我妹妹写的,生前写的,写给你,只是她没有寄出。我只是想,让你亲手把它们送回老房子。她啊,她的心愿,就是每天看着你骑车出现在我家门前。抱歉,我这样做,太任性,给你添麻烦了。”
 
 
 
     
 
        【我对他做了残忍的事吧。
           我把你的事告诉了他,告诉他那些信是你写的。
           我看着他骑上他的自行车朝老房子的方向离开了。
           我知道他会去看的,你写给他的信。
           因为我们都一样,
           即使错误开始,
           即使悲伤收场,
           仍然珍视着“被爱”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