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姐姐  

2011-09-28 20:10:39|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X:
     
       请将你的姓名带入上面的那个未知数。恩,你是收信人。
      
       让我们免去那些客套无味的问好,我坦白,我只是忽然想写信,至于看不看,你且随意。

       
       世界越发地拥挤了。各种气味,各种声音,各种队伍,长长地排起来,直到我们再也牵不到彼此的手。
       我想到你身边度一个周末,听你亲亲热热地叫我一声“姐姐”。
       最好你家有个院子,我可以看看你种的花草,有茉莉吗,我喜欢她的香气。如果附近有农田,我们可以到田里走走,田里有豌豆花吗,有苦瓜吗,有丝瓜吗,有甘蔗吗,有吗?
         如果你问我:“姐姐,你为什么问这些啊?”我会红着脸告诉你:”我小时候在爷爷的田里见过它们,挺想念的。“
         如果有座覆盖着软软的青草的小山坡便更好了,我们可以躺在山腰上看云卷云舒,被微风哄得睡了过去,然后又被一两声狗吠惊醒,彼此对望,那时,我又该脸红了。

        当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我正坐在图书馆的六楼,面前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财经报纸。欧洲债务危机,中国公共债务激增,中小企业融资艰难。这里,没有电视,我从这些纸片了解这个世界。我不喜欢财经报纸,一张张,像末日预言,一点都不美好,抵不上你在电话里模模糊糊地叫我一句”姐姐“。

       姐姐最近脾气不好。
      昨天,阿孽一如既往地拿我和某同学开玩笑。在端午的时候,我送粽子是因为他们寝室几个都不回家托我帮忙带几个。之前的那盒寿司只是谢礼,他上个学期在我快被高数折腾疯的时候帮了我一把。还有零零碎碎的见面,是拿回自己忘在学委那边的作业本。这是多暧昧的事?
      阿孽一直说啊说,我只是陪笑。最后,这竟演变成全宿舍的”大讨论“。看着她们的笑脸,我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小学时候的事。那篇该死的作文,全班同学暧昧的笑脸和打量以及蔓延了整年的流言蜚语。于是我大声地喊了一句”我真的生气了!“连我自己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听到了从自己口中传出的因为愤怒而颤抖扭曲的声音。像是经历了一场核爆,整个宿舍一瞬间变得死寂。
      其实,我对一些事,还是忌讳如深。哪怕只是一个玩笑。


      对于某些事情,或许你会比我更明白。
      比如血缘。我一直没觉得血缘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我妈也说过我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有很多次,她伤心大哭,有很多次,她不小心割伤手指,又有很多次她咒骂我又或是在生病的时候略带期望地看着我,我只是站在一旁,茫然地看着她。我习惯了她连名带姓地喊我的名字,习惯了她鄙视地说我的文章是垃圾,没有带多少悲伤失望之类的感情,仿佛这是自然的。
       后来,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叫了我一声”女儿啊“,我尴尬地装作没听见,脸却不自觉地红了,是挺奇怪的,爸爸摸我的头,我也会脸红,好像是个得了陌生人表扬的孩子。
       当你叫我“姐姐”的时候,我不却起了和听到妈妈那声“女儿啊”时一样的反应。
       好像是在沙漠里发现一眼泉水,暂时拯救了干渴的喉咙,却又不想承认那救了我的命,别扭地想转移注意力。

      
       但我极少说爱。爱太沉重。我好像都没有对爸妈说过"我爱你”。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对小王子说过。我的小王子,过去我叫她"婷“,后来,我叫她小王子,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送了张卡片给她,那是我的”卖身契“,没什么好送的,那时我穷得只剩下我自己。从此以后,我叫她小王子。
       小学的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各自生活。那时我还有一只猫,喜欢坐在我腿上撒娇,你摸摸它的脑袋,它就一脸满足。我觉得我很爱它,比爱父母还爱它,妈妈哭的时候我都没哭,但它走的时候,我却哭了。
       那么,小王子是我的另一只猫吗,我难过的时候,想到的从来都是她,而不是爸妈,想得到的从来都是她的鼓励,而不是爸妈的。这挺奇怪的。


       你还在看吗?其实,我不是想追忆往事,其实这些年我挺好的,不惨。
       我想说的是,我在按我的方法学习各种东西。
       我看很多恐怖电影,也看很多烂俗的爱情小说,我也看那些无聊的调解节目,看气急败坏的女人声泪俱下地骂偷腥的丈夫”你这个王八羔子“。我觉得我看得真的不少了,甚至因为看得太多有一段时间整夜整夜地做噩梦。
       我在按我的方法学习各种东西,学习”恐惧“,学习”亲情“,学习”爱“,学习”血缘“,学习诸如此类复杂抽象的东西。今天,我坐在图书馆,耳边满是你从前喊我的那声”姐姐“。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分不清各种情绪,我不知道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也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什么是恐惧什么是麻木。没有人告诉过我它们的定义,也没有人很明确地一字一句地表情生动地对我说”我爱你“又或是”我恨你“。过去的日子里,我的人生有太多太多的空位,始终保持着极低的上座率。
       面对不同的情绪,我的反应都很相似,先是心脏一紧,然后痛觉传导到胃里。
       我始终一个人练习着,终于把它们混淆了,把生活搞得一团糟。


       从一开始,我们就是碎的,撒了一路。没有人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找怎么拼。这些年,我们一路走一路拾,笨手笨脚地拼凑自己,然后又一次次推翻自己,拆散自己,从头再来。我知道,你很痛苦。我可能不了解你的爱情,但我了解你的挣扎。

      你什么都没做。
      你只是叫了我一声”姐姐“,惹得我眼眶发酸。
      如果你可以来我身边,代替被我抱紧的被单。
      让我以后说话可以用”我们“而不只是”我“作为开头。
      如果你可以来我身边,和我一起生活。
      像一个参照系,让我明白怎样做个好女孩。
      让我每天对你说好多遍”我喜欢你,但也不怕爱你“。

      你什么都没做。
      我也没有。
      我们只是曾经互开空头支票,约定未来见面。
      你只是动情地叫了我一声或几声”姐姐“。
      与拥抱无关,与思念无关,与血缘无关。
      却让我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错觉。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