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青焰  

2012-03-11 03:05:46|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濒死之时,身体会燃起青色火焰,无悲无痛,灵魂成灰。

一、【时间不会被你欺骗,我也不会。】

    

        像九年前一样,阳光准时从窗户一寸一寸地潜入房间,睁开因久闭而干涩的双眼就可以看见在阳光中舞个不停的尘埃。

     “你跑错地方了吧,这里没有美女护士哦,青岚。”躺在床上的慕晴笑嘻嘻地看着站在窗边浇盆栽的那人说道。

      “我说你要毒舌地把我这个三好青年诬陷成色老头也给点创意好不,说来说去都是这一句。”青岚放下杯子,不满地抱怨到。

     

       九年前就开始说这样的话,那时还是在医院呢,来探病的青岚被说得尴尬得不知道往哪看,站在一旁的护士则是掩嘴偷笑。

       不知怎么的,这无聊的句子居然成了慕晴每日必说的“问候语”。

       虽然知道慕晴她是说着玩的,可是青岚心里依旧不快。那句子里的“护士”二字太刺耳,不停地牵扯出想要像垃圾般抛弃的九年前的记忆,那些关于医院的可怕记忆。

 

      “那么今天也要一整天都窝在房间里吗?”青岚拾起掉落在床边的书,放回桌子,问。

       “你觉得我现在能够走去哪里?”慕晴不想再去看自己那双已经不受控制的脚了,轻轻地闭上眼睛。

        但是青岚却不依不饶,冷冷地说:“难道你不去动它,它就会好起来?” 他到底是看不惯她把自己困在房间里。

        “是啊,骨头都坏死了,还怎么能办呢?所以你是不是觉得特别解气啊,如果当初我生病的时候没有去找你帮忙,你就不会被隔离,就不会在医院里染病,就不用......”慕晴气呼呼地说了一大串,忽然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她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说“这是我的报应吧。”

        青岚青着脸瞪了她几眼,一甩门走了。

        慕晴拉过被子盖住头。

        

        走了才好呢。

        不要每天笑着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觉得那些悲惨的遭遇都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但是,已经到极限了吧,你我都是。

         我又不是傻瓜,怎么会相信你不恨我。

 

 

二、【如果下雨,就能心安理得的呆在房间里,用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去原谅无能的自己。】

     

         九年前的那场世纪瘟疫,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被大家渐渐淡忘。

        曾经长时间占据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曾经人心惶惶,曾经引发了无数的争执谩骂猜忌责难恐慌的那场世纪瘟疫,原来也会有被淡忘的一天。

        也是,死去的人无法再从坟墓里爬出来找人述说他们的怨恨与不舍。从死门关里捡回一条命却要终生忍受后遗症折磨的幸存者也只能躲在无人问津的角落独自落泪。而对于更多的更多的没有染病的人来说,那场瘟疫,不过是一场关于胡乱吃药和疯狂抢购生活用品的闹剧。

 

        那年,慕晴染病的经过已经无从考究。十七岁,已经是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年纪了。彼时,父母刚好出差,家中除她以外再无别人。刚开始,只是寻常的感冒咳嗽的症状,她自己找了些药吃,不见好转,反而发起烧来,又拖了几日,实在是扛不住了,才想到要去医院。

       若是平时,她是不愿麻烦别人的,即使病了也是自己去看的医生。那天她不知是因为实在是太虚弱了还是因为着了什么魔,忽然想找青岚陪她去看医生。怎么说呢,女生嘛,生病的时候,即使再嘴硬,还是希望得到别人的照顾,特别是喜欢的人。

       于是,她便去找了青岚。当时两个人已经混得很熟了,青岚也没有多想,打了辆车就陪她上医院。

       结果是,她被确诊染病,同来的青岚被强制隔离观察,后来,他在隔离期间也不幸染病。

       两个人稳步向前的人生忽然并命运撞了一下腰,本该和那个年龄有关的“高考”“健康”“笑容”都被硬生生地从他们的生命中剥离。随着眼泪一起蒸发的,或许还有他们之间来不及告白的恋情。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慕晴常哭。

       死亡什么的,是经常挂在嘴边却从未认真想过的事情啊。

       他是不是和我一样忍受着无处述说的病痛和那扼喉的恐惧。

       一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就觉得心痛得愧疚得连呼吸机都无法维持自己微弱的呼吸。

 

      即使九年间,你时常前来探望,不曾恶语相向,甚至不曾抱怨半句,

      即使彼此都努力维系着表面的和平。

      可是,要我用什么来相信,相信你从未恨过我。

 

 

三、【因为你迟迟不肯说:“我恨你。”所以我那颗被愧疚反复折磨的心,才得不到救赎。】

 

       慕晴以为经过那次不欢而散后,青岚不会再来探望她。谁知道,这小子沉寂了三天又跑过来了。他风风火火地进门,摆下一袋苹果,往沙发上一坐,恶狠狠地说:“如果你不怕变成个没人娶的大肥婆你就继续做你的家里蹲吧。”

      慕晴笑了笑,知道他又想像从前那样用打几个马虎眼的方法把他们之间的不愉快掩盖过去。

      那我也跟你打打马虎眼吧,她想。

     “你想评'感动中国'吗,别老腻在我这里,不是有想去的地方吗,不是有想看的风景吗,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去吧,别悔恨终生。”慕晴教育道。

      青岚忽然靠了过来,定定地看着她深情地说:“那我们一起去吧,你陪我去。”

      慕晴不领情地摆摆手:“得了,你不就想骗我帮你出旅行费吗,少在那边恶心。”

      青岚气结,指着她愤懑地说:“没良心的女人,我的最后一分钱都用来给你买苹果了,你居然这样诬陷我。”

      慕晴哈哈笑,抓起一个苹果作势就要朝他扔过去,青岚连忙伸手护头。

 

       “阿岚,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慕晴收回作投掷状的手,敛起笑容,用少有的认真语气说道。

       “什么?”青岚放下手,一时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你是什么意思。”

       “关于你的事情,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那个秘密。”她不想说破,但她知道他已经明白。

        因为她成功地看见嬉笑的表情从他那张白皙的脸上快速褪去,转而被一副震惊又阴沉的表情代替。

 

        九年了,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再也没有力气陪你把这个童话故事演下去。

        如果,当初是我为这个故事写下了悲伤的开头,那么至少要让我为它添上一个自以为幸福的结局。

 

 

四、【青色的火焰,自我的双脚蔓延全身。而你,早已成灰。】

        

        久雨的天难得放晴,慕晴破天荒地下床,坐上那让她极度反感的轮椅。

        她新奇地推着轮椅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虽然行动不便的她许久都不曾打扫过房间,但因为每次青岚来都有帮她收拾,所以那些藏污纳垢的角落还没肮脏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她又在窗台那里停了许久,认真地打量那一排因为青岚的精心照顾而生机勃勃的盆栽。她以前都不曾仔细打量过那些盆栽,虽然她知道那是他为了让她不那么寂寞而买回来的。

        然后,她拉开抽屉,拿起那个爷爷留下的细长的十字架,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又挣扎着换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做好这一切后,她打了个电话给青岚。

      “喂,青岚,你猜我是谁?陪我一起去郊外看花吧。”

 

       “真可怕,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背着你简直是一场噩梦。”青岚把慕晴放在草地上,气喘吁吁地抱怨道。

       “真小气,不就背一下吗,以前也没少背。”

       “你还敢说,谁叫你小时候这么懒,每次都不肯多带双雨鞋,一淹水就要我背你回家。”

        “你也没亏啊,不是给班里的女生留下了'啊,青岚真是好男人'这样的好印象吗。”

        “你还好意思说,因为你,大家都开始怀疑我的品味。”

        “有什么关系,本来我们就没什么啊。”

         .......这样的拌嘴,相互抱怨,好像也是久违了的,只可惜,是最后一次了。

 

        “呐,青岚,你可以看见我双腿上那团青色的火焰吧。”慕晴忽然平静地问。

         见青岚不回应,接着说:“那火焰,会蔓延,等它蔓延到全身,我就要死了吧。”

         青岚依旧沉默。

         慕晴看着他笑着说:“怎么,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过来抱抱我,趁我还活着。”

         青岚有些迟疑,皱着眉头望了她一阵子,最后还是靠过来,把慕晴抱着怀里。

         “谢谢。”慕晴小声地说,感觉眼泪已经溢出。她迅速地抓住胸前十字架的一端,用力一扯,把它准确无误地插入青岚的心脏。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等青岚反应过来,那连接着十字架的刀刃已经没入了他的心脏。

         如慕晴料想的那样,伤口并没有鲜红的血涌出,青岚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他没有挣扎,只是平静地说:“你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吧。”

 

         “你九年前就已经死了,你根本就没能逃过那场瘟疫。我在死亡名单里看到了你的名字。可是,为什么你死了却还要回来呢?是因为身体被集中处理没能进入公墓而无法安息吗?还是为了向害死你的我索命。其实我一直在等,等你来杀我。但是,九年了,我不想再看着你半人半鬼地活着。这已经不能算是活着了吧,不会痛,不会病。爷爷留下的十字架里藏的刀,虽然很小,但足够让你消失了。可是,你到底是为什么回来啊。”慕晴飞快地飞快地说着,不知道怀里越发透明的青岚到底听进了多少。只是,她不想停下来,或许,她根本就不想知道他的答案。

          “我恨你”不是一直想听到这样的话吗,可是,总觉得,如果听到他亲口说出这样的话,她的灵魂,不用那青色的火焰,也会立马灰飞烟灭。

          “慕晴。”青岚消失前轻轻喊了她一声,没有再说更多。

 

 

五、【明明还有那么多话想要对你说,只对你说。】

 

        当初,爷爷把十字架交给我的时候,他说,仁慈的父会拯救我们。

        原来,死亡就是神对我们最后的救赎。

 

       爱情什么的,一点都不伟大。

       那句“我爱你”在你消失以后变得毫无意义。

       我最爱你,却一次次亲手毁了你。

       还要厚颜无耻地带着那些你给的温暖记忆活下去。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明明知道,我终究是无法得到心爱之人。

       为什么还会有这样毫无意义的幻想。

      

       如果你没有在消失前,那么依依不舍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就不会幻想,幻想你回来是因为你舍不得我。

       幻想你如我爱你般爱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