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未 末  

2014-04-13 15:39:13|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楔子)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未来。

只能追忆而无法复现的过去。

以及,站在“未”与“末”之间的你。

 

(起)

阿青从八年前开始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五点起,简单洗漱,五点半步行到不远处的天后宫,

在许愿树旁支起小摊,摆上宝牒、同心锁、情侣挂饰等各式小物件,

坐等“愿者上钩”,直至傍晚六点,天后宫闭院,才收了摊子,返回空无一人的家中。

 

天后宫依山势而建,分五殿,拾阶而上,到达一殿,拜过,再往上,才能到达下一殿。

越到后面,殿与殿间相隔的石阶越发的多,去的人也越发的少。

那颗许愿树位于山脚,就在天后宫的正门旁,虽然长得不高,却是亭亭如盖,生意盎然,

由于“位置优越”,来许愿的人颇多。

八年前,阿青也在树下许过愿,还与在树旁摆摊的阿婆结缘,阿婆见她可怜,便在“退休”后把摊子让给了她。

 

阿青不知道这许愿树是什么树种,许愿的人来了又走,却有增无减。

灵吗?阿青说不上来,只是尚未实现的,才能被称为“愿望”吧。

 

“阿青?阿青!我要两个宝牒,一把同心锁!”欢快的女声把走神的阿青招了回来,

她抬头一望,正对上小愔那双笑意盈盈的大眼睛,稍微侧过头,就能看见被她牵着站在一旁一脸不耐的大男生。

这场景竟与五年前惊人的相似。

“天后是保佑渔民的好不,又不是月老,有什么好拜的。”男生显然很受不了。

“哎呀怕啥,反正天后月老是一家,她会转告的。”小愔嬉皮笑脸,一点也没在意。

阿青愣了楞,随即熟练的把东西装好递给小愔,又收了钱,看她拉着男生朝许愿树走去。

 

(承)

五年前,小愔也来过许愿树下许愿,拜过天后娘娘,从一殿走到五殿,由地入天。

那时,天后宫还没今日风光,来的人多是当地人,外地人不多,外地情侣党更少。

所以当小愔拉着一个帅小伙操着一口外地音要买宝牒时,阿青稍微有点惊讶,

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买卖做成后,便把这小姑娘忘了。

 

阿青与小愔真正相识是在一年前。

有一段时间,小愔每天都来,打扮得花枝招展,神采奕奕,

她来得早,有几次几乎是与阿青同时到的,来了就直奔许愿树,也不买东西,

只是嘴角含笑地在许愿树下转来转去,不停翻看着树上的宝牒。

起先阿青没太在意,但当这种诡异的情况持续到第二个星期的时候,向来后知后觉的阿青也不禁注意起她来。

虽说这姑娘明里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没妨碍她做生意,但翻看别人宝牒这事总让她感觉有些不自在,

毕竟那宝牒上写满了大家各自的愿望,或明或暗,也包括她自己的。

 

正当阿青怀疑这小姑娘是不是疯了的时候,她却真的发起疯来。

那日,小愔直到下午也没有出现。

临近闭院的时候,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而后疾风骤雨,杀了阿青一个措手不及。

她刚匆匆收好摊子,准备走人的时候,忽然看见小愔披头散发的跑了过来,满身满脸的雨水,状如索命女鬼。

小愔对她视而不见,只奔向许愿树,去翻看那满树的宝牒。

天空中闪电不断,园里的保安吓得急忙过去拉小愔,谁知她不依不饶,硬是不肯退一步。

 

阿青看不下去,只好跑过去说:“雨大,你先跟我去避雨,你要的东西在我这。”

其实阿青也不知道小愔要的是什么,只隐隐觉得她在找东西,情急之下只好这么诓她。

小愔听了,却是安静了下来,看了阿青一眼,便跟她到檐下躲雨了。

 

(转)

关于自己的事,小愔只向阿青讲过,虽然本不必讲,但还是不吐不快。

那时,她与阿青并不相熟,甚至算不上点头之交。

只是那天瓢泼大雨,电闪雷鸣,她淋了一身,谁都拦她阻她,只有阿青说:“你要的东西在我这。”

风恰好在这时吹过,带走雨水和体温,她张张嘴,便有了想要倾诉的愿望。

 

与那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就一年。

很多事情,在五年后的今天,如果不去翻看当年的日记,也讲不上几件了。

如果硬要说“刻骨铭心”,和他在一起的一年远比不上失去他的三年。

在他离开以后,她花了三年时间去旅游。

她翻看旧时的日记,把当时与他去过的地方都列出来,重新去了一次。

从街角的那家冰淇淋店,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穷山峻岭。

 

她在冰淇淋店吃完了她最讨厌的巧克力味冰淇淋,找到了她与他当时贴在留言板上的便条贴,

在店主疑惑的目光中撕下,用来擦方才滴着桌上的冰淇淋,然后将那张甜腻肮脏的便条扔到垃圾桶中。

她爬上高高的山峰,沿着索道一路寻找,在索道那千万把或新或旧的同心锁中,有一把曾属于他们,

因为隐约记得位置,她到底是找到了那把锁,用小刀划去自己的名字,才放心离开。

整整三年,她都在干这样的蠢事,在不同的地方,在别人已经遗忘她的时候。

天后宫是她的最后一站,她与他在这里开始,她便把它放在最后,以此为终点。

 

“我在找我那时挂在树上的宝牒。”小愔说。

因为那是记忆的起点,隔得太久,已经模糊,所以只能一个个的看,一个个的找,

在别人充满幸福和期许的字里行间,找着昔日自己亲手挂上的新坟。

阿青听后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挂的?”昨天?一周前?上个月?还是去年?

“四年前。四年前的今天,我亲手挂上去的。”小愔说。说完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来已经四年,从开始到结束的一年,以及从结束到结束的三年。

阿青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恐怕已经不在了,树上的宝牒是定期清理的,挂得高的,一年清一次,挂的低的,半个月就被清走了,不然这树早折了。”

小愔看着她,一时无言。

阿青担忧地看了一眼小愔,不禁抓着小姑娘的手,又说:“很多人来许愿,有的人愿望实现了就不来了,有的人还是怀着同样的愿望但却想和另一个人一同实现,所以即使他再来许愿,也不会去找以前抛的了。我在这里摆摊,来找以前的宝牒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女儿。有人跟我说,我女儿以前和人来过这里许愿,后来又自己一个人跑来找以前的抛的牒,然后她就不见了。我找不到她,只好在这里等,还盘了以前阿婆的小摊。我也朝那树抛过牒,每个月都来一次,生怕那牒被清走后愿望就不能实现了。“说到这,她沉默了一下,才接着轻声道”我觉得像我这样的妈妈,这世上有一个就够了。

小愔问她:“你许了什么愿望?”

阿青笑说:“希望我女儿早日回家。”


(合)

小愔用力把牒往上一抛,它就稳稳的挂在高枝上了。

真是一回生二回熟。

想五年前,她坚持要自己抛,却怎么也抛不上,急得要掉泪,最后只能草草挂在低枝上。

当时身边的那个人说:“没关系,咱们情比金坚,低枝照样开花结果。”

后来为了安慰她,那人还陪着她从一殿走到五殿,每殿都虔诚跪拜,从地上一直拜到天上。

分开后四处胡闹的那三年,每当她想起这事,只觉得当时那宝牒抛得不顺,便是上天的警告。

今天想来,当时他的心,大概也是真的。

只是地府尚有十殿,每一殿都是煎熬,他们在地上走了区区五殿,不过叩头燃香,便想要那上天入地的幸福,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看你这姿势,以前像是练过掷铁饼啊,要不改明天扔火箭试试?”被无辜拖来的男生还在那儿冷嘲热讽。

但她看着他一笑,他就闭口不言了,抿了一下嘴,又很随意的问:“你到底写了什么啊?!”

“写了我要和你在一起啊,还画押签字了,太惨了,就这样把自己卖了。”她也开始贫嘴,一脸苦大仇深。

“台剧看多了吗你,这么恶?”

“是韩剧,别侮辱我的智商好吧。不行,我觉得不划算,要不我再加个一妻多夫?”

”别上房揭瓦,一夫一妻是国家政策!“


小愔和男生抛完牒,一殿也没拜,便要走了。

路过小摊的时候,她和阿青打招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到:“阿青,你女儿回家了么?”

阿青笑笑说:“回了”想了一下,又说“现在每天都很乖的在家等我回去。”

等小愔走远后,阿青打开钱包,看了一眼女儿的照片,想着女儿神主牌前的花昨天就已经谢了,今天回家得先去花店看看。

其实女儿的尸体在她失踪不久后就在河岸边被找到了,只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地,阿青无从得知,后来辗转寻到时,捧回的已是一盒白骨。

心心念念要你回家,想着等你回家了,就带你去天后宫还愿,然后找柚子皮给你洗澡去灾。

没想到,柚子皮再也用不上了。

但总归,是回来了。


(未 末)

未。末。那么相像的两个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

曾经,我以为是我们属于前一个字,却最终迎来了后者。


在你离开的时候,起初我很伤心,我想:你到底有没有在乎过我呢。

我日夜纠结着已经无关重要的“真心”二字。


后来,我终于意识到我们完了,所有的伤心变成了愤怒,可是你已经走了,我没法凌迟你,只好对自己动刑。

我去我们曾一起去过的地方,却做相反的事,把不幸覆盖在曾经美好的回忆上。

我以为,所有的回忆都在那,停在过去的时光,等着我来杀。

后来却发现,原来不用我动手,就像被清走的宝牒,时间已经手起刀落。

只有我,还在那儿对着过去笑得一脸幸福的自己,喊打喊杀。


当我感觉不幸福时,就想抹去那个曾经幸福的我,这是为什么呢,

回忆本来就不多,那本该是支撑我走下去的温暖,而我却避之如蛇蝎,这是为什么呢?


起、承、转、合。

起于缘,承于情,转于劫,合于命。

那些愿望,不是“未”,而是“末”,许过,便真的过了。

所有的愿望,在起承转合间,总会有揭晓的一天,虽然,可能是以另一种方式实现。


“你”这个字,被我嵌在那一句愿望里,我将很多人代入其中,

不合适,又删去了,每删去一个,总觉得心里又少了几分软,多了几分硬,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但不试,那永远是个空。

谢谢你来坐过,也谢谢你离开。

因为你来了,我知道不合适,因为你走了,对的人才能来。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