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认知  

2014-05-02 15:00:41|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永远永远的慢半拍。


有人说,梦是欲望的释放。
白天里,虚伪的你,有数百张面具,可以来回变换,而那个真实的你,躲在角落里,满脸嘲讽。
夜幕降临的时候,你钻进被子里,从现实世界退场,进入梦幻的国度。
真实的你,在梦里驰骋,随心所欲,飞檐走壁。
在无数个夜晚,你梦见了同一个人,相似的事,
它们在梦里反复播放,而在现实中却无处可寻。

有人说,梦境与现实是相反的两面。
压抑的时候,一连做了好几天那样的梦,没有旁人,也没有对白,只有一张旧桌子,一包纸巾,
在梦的开头,一直啜泣,直到梦的尽头。
醒来后,却是神清气爽,仿佛这世上再无不可战胜的事物。

最近,总是梦见温暖的事。
都是生活的片段。
和朋友,或是可能喜欢过的人,走在街上,又或是坐在昏暗的电影院里,看一部彼此都很喜欢的大片,
在梦的开头,就相遇了,一直笑着,直到梦的尽头,也没有分开。
现实中,却变得脆弱,简直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对于一些事情,在不接受的时候,反而好过些,心里有气,不甘心,总想要与谁斗上一斗。
等到被亲朋好友劝过,被时间洗过,终于认清了形势,遣散了心底怨气,恢复平静,眼泪却开始止不住的流。
可能只是因为一个话题,一句话,不管是在亲友还是陌生人面前,眼底就会升腾出雾气。
结果旁人递纸巾递开水,有人尴尬沉默有人小心安慰,上一秒还欢快的气氛瞬间瓦解。
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搞砸了各种饭局。

我的意志,总是跟不上我的情绪,而我的眼泪,又总是跟不上我的意志,
永远是这样慢半拍,
似乎喜怒无常,似乎任性软弱,似乎不好相处,似乎危险偏执,
最后,大家都说:“你不该是这样的。”

如果可以把真实的我分两半,那么,
大概左边的这半个“我”是我不想让你知晓的,
右边的那半个“我”是我自己不想去了解的。

因为我不想让你知晓,自己也不想了解,
所以我把我的房间、楼下的花坛、夜幕下的街道都送给了那个真正的我,
让她在梦境尚未降临却又觉得现实难以为继的时候,可以有喘息的地方。

只是再坚固的城墙难免也会有坍塌的一天,城里的我和城外的我终会相见。
我们彼此憎恨又彼此厌弃,可怜彼此又羡慕彼此。
那是我无法回旋自控的时刻。

但倒塌的城墙会被重新建起来,把真真假假的我隔绝在城里城外。
我并不是在向你求救。
只是无论你多不喜欢,我心里始终住着那个不讨喜的我,无法删除。
谁和谁相处,不是只喜欢着对方让人喜欢的部分,却对另一部分视而不见。

在开始的时候,我不允许我自己哭,因为事情没有结束,可能性没有穷尽,我不认命。
在结束的时候,我不允许我假装快乐,因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再也没有所谓的可能性,无论我认不认命。

马雅可夫斯基说:
走上前来——我奇伟英俊,
我才二十二岁。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说:
坚强起来,我已经十二岁了。


那日,你笑着调侃我:”你就是个丧心病狂的货。“
我亦笑着回答:”是啊,我把所有的不忍都给了你们,把所有丧心病狂都留给了自己。“
我不敢欠你们,你写一封信,我就回一封,无论有没寄出,你笑我就跟着笑,你躲着我流泪,我就不在伤心的时刻找你。
我不敢欠你们,聚散无常,欠着你时,我怕还不完,也怕不能随心所欲的走。
所以,我只好欠自己,欠自己不用打借条,不用内疚,也不必担心日后找不到讨债的对象。
我才二十二岁,我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去拆墙砌墙,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去讨价还价,
也有很多时间,去和自己,把账一笔笔的计,一笔笔的算。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