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盲 途  

2015-10-21 00:13:34|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1 /
     在世界之胃,作为个体,你被蚕食到了哪一步?

/ 2 /
     首先丧失的是名字。
     你被分类,编号,像男厕和女厕,包间一和包间二。
     然后是个性。
     你被安排在一个一平米左右的隔间,手边是各种规矩和罚则,条条框框,有形的无形的。
     最后是情感。
     无论是否真心,都不得不把各种情感分门别类,归出个好与坏,配合不同的场景,隐藏或舍弃。

/ 3 /
     有一天,和从前的许多天一样,我醒来时因为焦虑失眠只睡了三四个小时。
     我在床上茫然地呆坐了半个小时,然后收拾自己,笑容满面地上班。
     从早上八点坐下到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吃饭,期间我喝了一口水,上了一次厕所,其他时间都在工作。
     我用十五分钟吃完了油腻的午餐,在十二点回到我的位置,一直工作到下午五点。
     后来我去了健身房,跑了一个小时的步,休息了半个小时,吃玉米喝酸奶,呆坐一阵子。
     然后抱着垃圾桶在宿舍里吐。
     只是非常平常的一天,和许许多多的过去一样,和许许多多的未来没有区别,但是那一天,我忽然觉得这真是比死还要难受的活法,所以我决定改变。

/ 4 /
    我找到了从前的同事,向他们询问离职的流程,然后登陆内网,在偏僻的角落下载了所有要填的表格。
    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周旋在父母、主管和领导之间,被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胡萝卜加大棒,反正,没有一个人支持我的决定。
     我不得不面对很多疑问和指责。
     诸如“为什么要走呢“、“你是不是把外面的世界想得太美好了”,以及“有时候梦想要向现实妥协”,甚至“你根本就是任性妄为,不识好歹”。
     我每晚都在苦思冥想,寻找和编造各种理由。
     比如“我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这个行业”、”我想趁着年轻做更多的尝试“之类的。

/ 5 /
     但事实是
     ”我觉得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我走在马路上时常有找辆车撞上去的冲动“
     ”我没有办法好好地睡一觉,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去注视深渊“
     我甚至觉得,如果我能够很坦白地说,现在的我需要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个医生,那我不用在各种游说和挽留中勉强坚持多数月,而是能在短时间内办好所有离职手续。

      我想说,我想对那些我还爱着的在乎着的人说,
      对不起,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我真的很累,脑海中的弹簧快绷断了,我已经尽力了。
      但我不能这么说。

/ 6 /
   我妈最近感兴趣的是,成为微信的资深玩家和用我听都没听过的APP做动态图片。
   但她徒有兴趣,欠缺智商,所以一般都会搞砸,然后强迫我去收摊子。
   她最常问的是:”眼字的拼音是什么?“
   ”yan“我说。
    过了五分钟,她又问:”眼字怎么拼?“
   ”yan“我说。
    当她第三次发问的时候,我说我想喝奶茶了,然后我拿钱包出门,坐七八站公交车,去喝我喝了无数遍的抹茶奶盖。
    我不是想喝奶茶,我只想从一个不能说实话的地方走到另一个不必说话的地方,但我不能这么说,我只能说,我想喝奶茶了,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 7 /
   恩,对,还有一个大叔。
   亲戚介绍认识的,反正自从我毕业以来,周围的人就开始各种牵桥搭线,当然基本上都是不靠谱的。
   大叔以长辈自居,把我当小孩,说话也是各种哄小孩的口气,各种孩子乖。
   几乎每一条微信都会点赞,几乎每一天都会问”今天怎么样?“
   我觉得那是全世界最难回答的问题,我不想回答,想摔手机,但我买不起新的。
   我每次都要想五分钟,一边想要发邪火想要张牙舞爪,一边又觉得人家何罪之有。
   何况我总不能说我真不想看到明天,于是我只好敷衍地说,就那样啊。
   
   就那样啊。
   就那样啊。

/ 8 /
   我在大学的时候,情绪出现过问题。
   应该不是抑郁症狂躁症之类的,而只是一时想不开,但这种”想不开“折磨了我好几个月。
   于是我去看学校的心理医生。
   
   医生是一个戴眼镜的女人,二十几?反正很年轻,手上也没有戴结婚戒指。
   我不知道正规的流程是怎样的。
   我去的时候一般是晚上,她大概已经接待过很多中二青年,身心疲惫,常常忍不住打哈欠。
   她把大灯关了,开橘黄色的小灯,递给我一个毛绒玩具。
   没有做过任何表格,也没有成套的资料和分析,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催眠治疗,她也不问我的童年,我的成长环境,只是让我讲我的事。
   好吧,我也不知道从哪讲起,就胡扯。
   好在我很擅长吐槽,然后她就抓住某件事某些点以感同身受的姿态开导我。
   恩,就是那种是人都知道的道理。
   大概我那时还没那么麻木吧,说着说着就哭了,然后她递纸巾,等我哭完,心里就好受些。
   
   去了好几次。然后就觉得没有意思了。
   我想说,如果只是让我哭,其实我不需要别人引导,我不是哭不出,我是在泥淖里无法脱身,我不是不会呼救,只是无人救援。
    但我不能这样说。
    最后几次,我去见她每一次都很开心,一滴眼泪都没流,我说我已经好了,我说我已经想开了,我说我可以重新出发了,我说真的很谢谢你。
    我在反馈表上给了她”非常满意“,没有再去见她。

    我不知道我想开没有,不知道怎样才算想开。
    然后过了三年,毕业,然后又过了一年多,工作,到此刻。

/ 9 /
    压抑的,焦虑的,让人喘不过气的时分秒,要怎样去诉说。
    我妈说,你饿吗?
    我说,不饿,每一顿都吃得很饱。
    她说,那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我说,是啊,明明从来都被人羡慕着,是别人眼里幸福的模板。

    所以那些疯狂的、悲伤的、无法抑制的念头,到底是从何而来?
    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

/ 10 /
     领导问我,离开以后想做哪方面的工作?
     其实我不知道,但我说,文书类吧。
     他问,你文章写得很好?
     我说,不是。
     这是实话。

      我不是在写文章,我只是在敲字。
      我不是要靠它谋生,我只是在自救。
      给自己一个理由,给自己一件事,说,嘿,还有一件事,你没有完成,还有一件事,即使觉得痛苦也可以做下去。

/ 11 /
     有一个人,说,我不是医生,我不知道怎么救你。
     我说,我没有求救。

     我不是在求救。
     这是一条盲途,我没有自欺,我知道已经回不去了。
     没有关系,没有什么,是能够回去的。
     你不必救我,我不是在求救。
     
     有时,我希望你是一个作家,而我只是你笔下的一个角色。
      你不用给我一个童话结局,也不用给我一个幸福未来,你甚至可以让故事永远地继续下去。
      但如果你还有一丝悲慈,就让我在这里退场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