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告解  

2017-04-10 00:15:00|  分类: 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世界和四季。春日的雷鸣、夏日的花香、秋日的果实,还有冬的皑皑白雪。
  无尽天空、白云以上,或有神明,轻挥衣袖,灵魂两分。
/2/
  消失了一段时日。
  除夕的时候,便有朋友微信我,“怒斥”我的倦怠。
  有好几年,保持着在这里写年终总结的习惯,哪怕日子再平淡,也要敲几个字,在岁末年初辞旧迎新。
  但是今年,却只字未更。
  “还活着吗?”她问。
   “还活着。”我答。
/3/
  在经历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
   不知从何时起,至今也未结束。
  虽然生活中挫折不断,但远未达到惨剧人寰的程度,只是心,在急剧磨损。
  
   一日,表舅来看我,带着第二任妻子和刚学会走路的儿子。
  他问:“还写作吗?”
  我说:“有一段时间没写了。”
  他问:“为什么?”
  我说:“很忙,没什么时间”想了想,又开玩笑说 
  “而且没有什么高兴的事或幸福的感觉,大概被黑暗和绝望吞噬了。”  
  他说;“那就写写黑暗和绝望。”

  黑暗和绝望,是岁末的枯叶,是分叉的发梢,注定要落下,要修剪,即使用华词丽藻去编织,
  也不会成为花环。
  所以,我一直沉默,尝试着用沉默去为心中的切尔洛贝利加盖一层棺椁,使它不至于殃及无辜。
/4/
  到底是过了多久呢。
  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
 疲倦地醒来又睡去,待反应过来已经陷入情绪的旋涡。
 如鲠在喉。
 用这四个字形容,真是再恰当不过。
 可能是在看电影的时候,在搭公车的时候,在跟同事说笑话的时候,
 可能是在任何时候,
  毫无征兆的,喉咙仿佛被卡住,空气也变得沉重,实实地压在胸口,
  然后就有了想哭的冲动。

  初春的那段时间,眼睛像吸足了水的海绵,
  随时随地都可能挤出眼泪,无法控制的,
  于是只好在黑暗的电影院中用纸巾捂住嘴,走到角落的座位,
  于是只好在拥挤的车厢中闭上眼,转过头去面对污渍斑驳的车窗,
  于是只好嚷着口好干要去倒水,草草结束气氛正好的谈话。
/5/
 并没有刻意把自己关在家里。
 相反,因为各种机缘巧合,与好几个已经失联多年的儿时挚友重逢。
 周末时常约出来聊天聚餐。
  社交活动比大学的时候还要多些。

  遇到了儿时的女神。
   她是我在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从前上同一个幼儿园,留一样的蘑菇头。
   她一点都没变,一如儿时那般礼貌又贴心,岁月仿佛把“温柔”二字刻进了她的骨子里。
   倒是我,从只会没心没肺地疯玩,到飞扬跋扈地疯闹,到歇斯底里地疯癫,到笑容满面的如今,
   几乎把各种风格都试遍,没有因为失去而变得纯粹,反而越发的矛盾和复杂。

    后来,她带我去香港玩。
    虽然在深圳住了十几年,跟香港就隔着两道关一条河,但我一次都没有去过。
    或许,我的喜欢很具体很狭隘,喜欢陈奕迅、林夕的歌,会反反复复听,
    但对歌曲以外的事情,他们的人生际遇、生活的城市,并不关心。
    现在依旧不关心,如果不是因为手机坏了要换新的,也不会过港。
    我们去元朗,去麦当劳吃大陆已经下架的香煎饼,去路边尝不一样的咖喱鱼蛋。
    元朗是老区,没有什么摩天大楼,楼龄普遍很大了,外墙斑驳,色彩暗淡,像得了白癜风。
    当铺的招牌,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又大又花哨。
    马路很窄,几步就可以横穿,有轨电车几乎贯穿城区,护老院在楼宇间闪现。
    但是,街道很干净,楼内的商铺设施齐全,电车的舒适程度堪比高铁。
    我说,我很喜欢这里,这是个让人心安的地方。
    它和你一起老去,你长出皱纹,它褪去色彩,它没有把你遗落在时光里。
     但它又不会陪你一起消亡,商场里不乏国际一线品牌店铺,书架上随处可以买到最新版的书籍。
     有活着的感觉。
/6/
  在奔波的日子里,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其中有一个女孩,和我职位相同,年龄相仿。
   我们一起加班,一起下班,顶着初春的冷风和细雨,穿过黑暗而安静的街道,抵达车站,
  坐方向相反的地铁各自回家。
  她总说我性子太柔,对谁都笑呵呵,阵不住一众妖魔鬼怪,所以谁都不把我当一回事,谁都可以使唤我,
   又谁都可以在背后嚼我的舌根。
   她倒是个说一不二的人,雷厉风行的人,认为是对的,就要跟人争一争,非争出个黑白对错。  
   我笑着说,我们不一样。

   另外一个朋友。
   在求职的时候,给过很多建议和帮助。
   偶尔发来做饭的照片,运动的照片,分享生活的点滴。
   能敏感地从我的沉默中觉察出我的不愉快,发一段五音不全的小视频。
   
   后来,他表白。
   我拒绝了,我说抱歉。
   他说没关系,还是朋友?
   是的。
   彼此都尴尬地沉默了一阵子。
    他说,我们再聊聊。
    我沉默以对,并不想继续。
    他忽然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
    这个拥抱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大概有喜欢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愤怒和不甘,力气大得像是在报复。
    我挣扎着说放开我。并没有害怕或是心跳加速,只是觉得哭笑不得。
    他不说话,只是很强硬地抱着, 上下其手。所以下一步是不是准备扒衣服了,在这无人的角落。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听起来都觉得自己的声音像一条恶犬。
    他松开手,沉默地道歉。

    第一天,他发短信说我要认真追求你,会让你幸福。我回,我说得很清楚了。
    然后,他说起表白当天的事,说我不应该压抑自己,说我生气就应该骂他用包甩他,而不是还像朋友一样礼貌。
    第二天,他发短信说周末出来吃顿饭吧。我回,周末要加班。
    第三天,他发短信说你是不是准备以后都不见我了。我回,我在外面办事。
    我确实是在办事,以为要调材料,在台风天里只身跑到广州,回程时已经开始打喷嚏,昏昏沉沉地在车厢中睡着。所以,我并没有回他后来发的那几条短信。
     他发的最后一条夹杂着脏话的信息问你怎么不回消息,那你休息吧。
      然后他再也没有联系我。
/7/
      在半年间,换了两三家公司,遇到各种状况,没人教,高强度加班,接别人不愿做的各种工作,和应聘时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薪水。
      以及越来越少的睡眠。
      倒是没有失眠,只是开始做各种各样的梦。
       有时梦见还在念高中,在放假的最后一天和朋友赶制黑板报。她们说:“最后一次了,要用心画。 ”
       有时梦见回大学参加同学会,大家都回来了,坐在一起聊天。他们说:“最后一天了,好好吃一顿。”
       有时梦见外婆,家里闹了老鼠,她一边满屋子打老鼠,一边凶我。她说:“多大的人了,还哭。”
      醒来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好久才能缓过神来。
      高中的同学,早就嫁人了。大学的同学,散落在不同的城市,好久不联系了。外婆,去世也快三年了。
      清醒了,然后风风火火地爬起来洗漱,毕竟要赶早班车。

       有时,我会和我妈开玩笑。
       我说,妈,以前你瞧不上的那个小子要当爸爸了,失去他是我的遗憾,失去我他才能幸福。
       我说,妈,我好想吃五星级大餐,我还没吃过,我好想去俄罗斯,一直梦想着。
       我说,妈,人生总是充满意外,说不定哪天出门就被车撞了,山崩地裂了,所以我要对自己好一点。
       对自己好一点。想吃什么,再贵也要尝尝。想看的电影,再晚也要捧场。某果手机,再穷也要买一次。

       我还想说,妈,我觉得好痛苦。
        然而,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醒来看到阳光就觉得绝望,为什么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周而复始,周而复始,时间那么长,美好的东西都熬不过,只能消亡。

/8/
     有一次,周五,加班到很晚。
      回到家发现家里乌烟瘴气,满屋子的烟酒味。
      爸爸和他的同事正在侃大山,见我回来,叽叽呱呱地打招呼。
      五分钟之内,话题就迅速扯到了恋爱结婚上。
      老生常谈,若是平时,插科打诨也就应付过去了。
      但那天,脑子大概是坏了,非要心平气和地和他们讲道理。

       如果痛苦难以描述,还是可以努力争取相互理解。
       但人轻言微,被狠狠地批斗了一番。
       后来,因为这件事和父母吵了一架。
       被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诸如:不识好歹、孤僻乖张、任性妄为、没良心。
       以及:
       你这样的人会幸福才怪。
       你就是神经病,·你这样的人就不配得到关心。
        这个岁数不结婚就是违背人伦。
        之类的。
        我听着,从辩驳,到沉默,看着他们,看到流泪,走回房间。 
        
/9/
        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在你的心里,黑夜就是黑夜,白天就是白天,所以如果有人把白天说成黑夜,你总要争一争。
        在我的心里,白天和黑夜已经无异了,又有什么好争的呢。

         我和你,又是一样的。
         只是平凡的人,努力的工作,委屈痛苦也坚持着,但求问心无愧。
        只是平凡的人,会累也会倦,也想在下班以后和另一个人讨论吃什么,也想在冷的时候缩在一个人的怀里汲取体温。

        但是,你看,说喜欢我的人,明明我是多么讨厌强迫式的拥抱,知道那对我来说几乎等同于侮辱,知道那会牵扯出许多不愉快的回忆 ,还是不放手。
       还有那些我爱的人,在过去,我哭得痛心疾首哭到几乎要下跪,哭到嚷着要去死,他们只是平静地说再忍忍。
        忍耐着,工作以及生活,委屈、恐惧、伤心,都可以按下不说,始终笑着,谈论美食和天气。
     
       其实,并没有谁在乎我是怎么想的。

/10/
          清明的时候,我忽然很想回去拜拜外婆。她去世后,我一直没有去过看她的墓碑。
          我觉得看着人化成了白骨。一路捧着她的骨灰盒,从烧的地方到埋的地方,从热到冷,已经够了。
         不看,还能梦见她,仿佛人还在。但看到墓碑,心里就真的承认了这人没了,梦里也没了。

        但那段时间,我状态很差,特别想冲到她坟前,不要像鬼一样笑着,要像人一样好好哭一场,看看那坟会不会炸开,像梁山伯和祝英台演的那样,给我挪一个位置。
        
        我妈因为是退休人士,为了避开高峰,已经提前一周回去了。
        我爸也早就回去拜爷爷。
        只有我一直没有买到票,高铁,汽车站,全部售罄。 

        清明那天,坐公车去买水果茶。这区就那一家,是喜欢的,最后还是要喝一次。
         车上没有座位,只好靠着杆子。
         南方是个奇怪的地方,春末了,路两旁的行道树才开始大片大片地掉叶子,我觉得我也像那些叶子,烂得差不多了,丑陋还散发着恶臭。
        我看着窗外的落叶数着站数。
         中途一站上来一对母女,女儿大概十岁,母亲应该有三十多了,提着大包小包。当妈的可能第一次坐这趟车,没搞懂是投币还是人工售票,放下手里的行李茫然地问我。然后地上的行李一下子滑了几米。
         我把跑了的行李拖回来,告诉她车头投币。她带些歉意地让我帮忙照看一下孩子,说是特殊儿童。
        女孩不哭不闹,神情呆滞,盯着车的某个地方,不看我也不看妈妈。大概,是自闭症吧。
        我点点头,临时积些阴德也好。我先是拉着她的胳膊,太瘦了,骨头很细,加上没什么肉,简直是竹竿,车晃得厉害,我几乎拉不住她,只好腾出一只手把她半抱在怀里,小声提醒她小心。
        她不看我也不说话,乖乖贴过来,一只手紧紧拽着我外衣的下摆,好像差点飞出去的是我不是她。
        过了一会她妈妈终于回来,向我道过谢,拉着她准备去前面坐,让座的人已经站起来了。但是拉了几回她就是抓着我衣服不松手,她妈妈很尴尬,几乎要凶她。
        我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抱了一下,说:“没关系的,已经没事了。”她松开手,看了我一眼。我笑了一下,保证说:“真的。”然后她乖乖地跟着妈妈走了。
        很难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是发神经吧。
         然后我中途下了车,沿着飘满落叶的路走回家。一路走一路哭。那时刚剪了刘海,哭得扭曲的脸暴露得很充分。
       那条路,我走过很多次。树还没种起来的时候,外婆就陪我走过。后来是朋友,隔很久我们会沿着那条路走去茶餐厅。后来是前任,他太胖,嫌那路太长,只陪我走过几次。大多数的时候,是我一个人走,一站一站地走,从生气走到平静,从拼命哭走到哭不动。

/11/       
        总觉得时间到了,只能停止入场。
        剧院那么大,我留了那么多座位,可是一个人也没有。
        我还傻兮兮地在舞台摆了两张椅子,自己坐一张,给别人留一张。
        说不定有谁会坐下来呢,面对面坐着,看看我是不是满身铠甲刀枪不入,是不是面目狰狞神色癫狂。
        可是时间到了啊,门总是要关上的。
        唯有自己坐在舞台中央,把空凳子扔回观众席。
         灯光会如期亮起,音乐也会响起。
         然后迎来一次切尔诺贝利。
         柱子、天花、帷幕、吊灯、音箱,裂的裂,落的落。里面热热闹闹地崩塌,外面热热闹闹地造石棺。

       当我微笑,你会觉得我快乐。
       当我沉默,你会觉得我幸福。

/12/
      我一直很清醒。
      从不买醉。即使入睡。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