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上藤

你的沉默寡言映衬着内心的千山万水

 
 
 

日志

 
 

太阳之下,并无神明  

2018-04-03 01:05:56|  分类: 哑唱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太阳之下,并无神明。
当我写下这句,就注定了这是一篇奇怪又无趣的文字。
  
/2/
 至今,我也说不清,改变到底是源于难以察觉的日积月累,还是电光火石间的骤变。
也不记得,到底是某个睡眠不足的清晨,还是温暖平静的黄昏,心里的恨意喷薄而出。
 所有的理解宽容、爱和依恋蒸发消散,只剩下满腔让人坐立不安的恨意。
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在恨什么,是尖酸刻薄的同学、是咄咄逼人的师长、还是貌合神离的父母?但我发现,对于他们,不满只是一瞬,原谅是非常容易的。只要吃一块甜甜的巧克力或者稳稳地睡一觉,厌恶的情绪便会消散。
然后,我摔伤了。那是个意外,在膝盖的地方留下了半个巴掌大的伤口,没有流血,但是一直无法愈合,疼痛绵密持续,以致于我不得尽量坐着。这时,我忽然发现压在心口的低气压消失了。
然后我明白过来,其实我恨的人,是我自己。

/3/
如果,你讨厌葱姜蒜,你可以不吃。如果,你讨厌朋友圈中的绿茶婊,你可以屏蔽。
但,如果你讨厌的是自己,要怎么办呢?
当我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办的时候,快乐消失了。
并不能说是感觉不到快乐,但快乐好像浓缩成了一个点,比如,喝奶茶的时候是快乐的,看《破产姐妹》的时候是快乐的。那一个个瞬间的愉悦,是真实存在的,可是,当把这些点串成线,串成每一个平凡的日子,串成回忆去联想、感觉,只有压抑和绝望。

/4/
事情和感觉开始变得诡异。
我觉得自己在脱轨和失控,至少从某种程度来看,无法和“正常”完美重合。
那时,我还在念大学,我开始放下书本,去参加活动,去认识不同的人。
我给自己解禁,买好的护肤品,漂亮的裙子,去电头发,去喝酒,去通宵,和暧昧的对象去玩。
我的朋友说我好像忽然开窍了,从潮湿阴暗角落的苔藓变成了鲜活明亮的向日葵。
可是并不快乐,或者说,快乐非常短暂,就像是夜空中的流星,惊艳划过后,黑暗又迅速笼罩过来。
我并不刻意伤害自己,受伤了也不会拖着不让伤口愈合。
但流血的瞬间,以及疼痛的降临确实让我心里轻松了些,这种能让我联想到“活该”和“报应”的时刻,让我终于感到平静和坦然。
我并不是受虐狂,但生活总是时不时亮刀子,我猜,“活该“和“报应“是我在面对无法改变的现实和疼痛的时候说服自己接受和忍耐的一种方式,尽管扭曲,但也无奈。
我并不认为我病了,虽然私下做网络上流传的抑郁症测试的时候显示中度。我始终怀疑我在做测试的时候倾向于做出“得病“的结果,以此为我奇怪的状态找一个快捷方便的解释。
但我确实是在失控,脱离自我控制。像是走夜路,漆黑中一不小心一只脚滑进了水塘里,非常恐惧,因为在黑暗中看不清状况,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唯恐越陷越深。

/5/
此前,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这已经超出了我自己能够解决的范围。
于是我开始求救,向医生和神明。
因为是学生,没有钱,看不起心理医生,就跑到学校找心理老师,一周两次,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在表格上登记签名。
我开始向神祈祷,我买了圣经,你知道,这书并不是随处有,当时还是托朋友买的,随身版,睡前看一小截,然后压在枕头底。
当时,我相信,人是可以被拯救的。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几年,一直与人为善,被很多人夸贴心又善良,哪怕偶尔任性,但从没做过什么大恶。我觉得,我应该被拯救,至少被拉一把。

/6/
很难说这些努力有没有效果,但绝望的感觉确实不那么尖锐了,从刀锋,变成了流水。
感觉,像是站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水域,水很浅,只是没过脚踝,并没有窒息的危险,但就是无法摆脱。
脚一直泡在水里,说不出的不舒服,想要换一双干爽的鞋袜,却找不到岸。
于是,心既平和又焦躁。

然后,迎来了毕业和工作。
认识我时间长一点的朋友都知道我第一份工作是在银行柜台,宿舍就在单位楼上,差不多半个月回一次家。
工作非常压抑,也没有朋友,加入初入职场,处理不了复杂的人际关系,又遇上亲人过世,自己生病。
几乎崩溃。
也许是已经崩溃了,每天流泪,枕巾都是湿的。
然后换了几份工作,恋爱又分手,每一天,都过得不容易。
怎么说呢,就像搭电梯,以为是上天堂,结果发现是下地狱。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开始换电梯。
但是,真是抱歉,没有上天堂的电梯,永远只有下地狱的, 换一个,也不过是从头开始熬。

很多时候,知道身体撑不住了,但还是在工作。
好像在用一架寿命十年的机器,总觉得,是不是每天开足12个小时,不用等十年这么长,只要八年、五年,就可以磨损到报废。
然后,因为工作勤奋,被说成是积极上进、心态良好,年末拿了个先进,这真是让人最哭笑不得的讽刺了。

/7/
有人对我说,要在冬日里想念温暖,在黑夜里凝望星光。
说人话,就是人要有念想,相信希望。
但想想,这些年,一直让我感到痛苦和绝望的,反而是这些念想和希望。
在摇摇欲坠的时候,这样孤注一掷地,把一颗心又或者是最后的力气,押在一个人一颗星之上,等到曲终人散,星光熄灭,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吧。

这些年,写过很多文,绝望开头,希望结尾,都是有意而为。
我想,不能因为自己得不到星光,就不给你点一根火柴吧,虽然,我知道火柴终将熄灭,但应该能撑到你离去的时刻。你不会久留,黑夜虽然神秘迷人,但你总是要回到阳光下的。

我自己写的东西,几乎不会再看,也不希望别人来看,或者有什么共鸣。
就像闺蜜在因为男票不懂自己而想分手的时候,我总是在说“我不要求他懂我。”
我的男友,不必懂我。
不必知道这里,不必看我写的日志,不必细数我流着泪走过多少个夜晚,不必洞悉我曾有过多少疯狂的念头。
他只要每天想着带我去哪里吃美食,在漆黑的电影院握紧我的手,每天盘算着下一个周末要怎么把我拐出家门。
他不必拯救我。

/8/
人,是无法被拯救的。
有一首歌唱到,白天不懂夜的黑。
有些人是向日葵,有些人是苔藓。有些人住在白天,有些人定居黑夜。
人只是不同,于是就有不同的痛苦和快乐。

有些人,已经在深渊了,你路过,却无法把他拉上来。
你是跳下去陪他,还是远远地走开。
你是要与他一道万劫不复,还是一生抱着内疚去怀念。

是不是把向日葵种在苔藓旁边一起面对黑夜,苔藓就会快乐。
又是不是把苔藓带到阳光下,它就能变得和向日葵一般明媚。

/9/
人,是无法相互理解的。
比如一堆数字,原本不过是一个个数字,你非要搞个区间,整个范围。
可以。
但哪怕是正态分布,也无法囊括所有的数字。
总有那么几个例外,几个小概率。
所谓的理解,不过是同一个范围里的人的狂欢。
如果,你名“是”,我名“否”,我们的“存在“这件事本身就是对立的,要怎么相互理解呢?

/10/
所以,不被理解又或是无人拯救,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11/
有很长要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就像我之前比喻的,我站在水中,无法上岸。
真正让我崩溃的,到底是我站在水中,还是我找不到岸。
真正让我崩溃的,到底是难耐的现实,还是虚无缥缈的希望。
谁也没有说,而我也没有亲眼看到,所谓的岸。
希望,有时候不过是我为了逃避现实而幻想出来的无法实现的虚无。
因为无法实现,成为了折磨我的源泉,与我获得解脱的愿望背道而驰。

所以,听起来大概有些疯狂,但我选择了接受“根本不存在岸,只能一辈子泡在水里了”这个可能。
选择了接受绝望。或者说,选择了接受无望。
阉割情绪,留下表情。
只剩平静。

/12/
比起终结,更可怕的是无尽。
无尽的道路,无尽的痛苦。
我不知道,我还能平静地站在你身边多久。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痛苦的时刻都能被好好地撑过去。
好在,我们的一生,都有尽头。
那是个早已被书写好的结局,迟早会实现,并不急于一时。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